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捕鱼 > 火箭发动机 >

对话蓝箭CEO张昌武:固体火箭是牛刀小试 液体火箭才是未来

归档日期:07-18       文本归类:火箭发动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15年前后,中国火箭和卫星制造私企开始萌发,出现了像蓝箭航天这样一批敢于突破传统思维,向太空进军的企业。2018年,他们发射了中国首枚民营运载火箭“朱雀一号”,走通了火箭发射的各个环节,是中国商业航天起步的标志事件。制造并发射火箭是一种风险极高、难度极大的高门槛创业项目。

  腾讯科技从“朱雀一号”火箭话题切入,与蓝箭航天CEO张昌武就火箭发动机技术、国内外商业航天环境的对比以及商业太空旅游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张昌武表示,首发固体火箭“朱雀一号”只是前奏,今后公司的重心是液体火箭,也就是正在研发的“液氧甲烷”发动机,这种发动机清洁、高效、价格便宜,非常适合商业发射,SpaceX也在压重金打造他们自己的液氧甲烷“猛禽”发动机。

  在谈到航天公司在航天发射方面是否有能力与国家航天进行竞争时,张昌武表示,航天公司是国家航天活动的重要补充,二者侧重点不同,国家航天侧重实现国家级重大专项,而航天公司侧重民间航天发射的需要,更加灵活。

  此外,我们就最近维珍银河公司的“太空船二号”触达太空以及蓝色起源计划进行亚轨道旅游的热点进行了讨论,张昌武表示,太空旅游对火箭和飞船的稳定性要求极高,在国内还没有企业尝试去做,但太空旅游是业内共识,一定能够实现,到时候普通人也买得起去太空旅游的船票。

  腾讯科技:蓝箭致力于液体火箭发动机的研制,而第一枚商业火箭“朱雀一号”却是一枚固体火箭,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张昌武:首先,“朱雀一号”对于整个中国,对于蓝箭都意义比较重大,对于我们来讲,它打通了四个链条:能力链条,供应链条,业务链条和发射链条。

  其次,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初创团队,把火箭制造出来仍然是一件很有挑战的事情,虽然大家之前都在国家专业院所里做过火箭和发动机,但是在我们这样一个全新的平台上,新的组织模式下仍然能够做出来,是一个需要验证的事情,需要团队之间的磨合。对于民营企业来讲,研发火箭的保障措施:包括供应体系,测试体系,跟国家队比起来还是有极大差距。如何把社会资源利用起来,把供应链条打通,这也是一个有挑战的事情,或者说这本身比我们的火箭设计更具挑战。

  再次,民营企业的火箭造出来,进入发射厂,并发射出去,这中间的业务链条和发射链条都是全新的,我们是这个行业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我们的“朱雀二号”问世之前,“朱雀一号”要帮我们把这个路走通。

  最后,从技术上来讲,固体火箭的研制周期比液体火箭要短。这也我们为什么要先通过一枚固体火箭来投石问路。未来“朱雀一号”这个型号还是会保留的,也会根据市场的需求进行调整,但公司的核心战略还是液体火箭。

  腾讯科技:主流液体火箭通常使用的燃料包括,四氧化二氮/偏二甲肼;液氧/煤油,以及液氢/液氧,蓝箭为什么要研制液氧甲烷发动机?优势在哪里?

  张昌武:首先,火箭的发展有两大潮流,一个是可回收,另一个是低成本。可回收这项对推进剂本身的清洁性、环保性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包括后续对火箭发动机的修复要做到极低的成本,从这点上来讲,有毒推进剂是不具备条件的。火箭80%以上的质量都是推进剂,推进剂成本占比极高,从降低成本的角度考虑,我们要找到一款价格低廉,更容易获取的推进剂,从这方面来讲,甲烷具有天然的优势:首先获取比较容易,不像煤油,要求是航天级别的品质;甲烷的价格比煤油便宜一个数量级,经济性上也更具优势。

  为什么人类航天历史上没有使用过液氧甲烷发动机呢?首先人类的航天史相对还比较短,一开始使用的是肼类有毒推进剂,然后是液氧煤油推进剂和液氢液氧推进剂。在过去,这几种推进剂是能够满足和支撑人类航天需求的。目前,全世界都在追求环保,欧美对环保都有一些法制上的要求,有毒推进剂已经开始退出历史舞台了,国内也将会是这样。虽然液氧煤油推进剂也比较成熟,但在回收和降低成本上劣势比较明显。虽然液氢液氧是比冲最优的推进剂,但风险和难度也是最大的,民营企业没有人选择氢氧发动机。摆在面前的选择就是液氧甲烷发动机。甲烷的性能居于煤油和氢氧之间,但经济性上远远好于两者。国外SpaceX也在研制液氧甲烷发动机,但目前的迫切性没有那么高,另外,他们要研制的液氧甲烷发动机规模要比我们的大好几倍,是一种推力200吨级的补燃发动机,不管是从规模还是技术路径都比我们难一个数量级。我们的发动机在性能上是照着SpaceX的现有梅林发动机去的。

  腾讯科技:蓝箭在北京和西安分别有两个研发中心,两个中心各有什么侧重?湖州智能制造基地主要业务方向是什么?

  张昌武:我们先在北京成立的研发中心,然后在西安成立的研发分中心,又在浙江省湖州市成立了智能制造基地,也就是工厂。除了工厂外,那里还有一些测试设施,在山里面有试车台。也是是我们“朱雀二号”火箭发动机的测试总装基地。北京和西安研发中心的地位是平等的,北京是运载火箭总体设计的研发中心,也包括液体火箭发动机“天鹊”的研发,西安全部是液体火箭发动机的研发团队。国内液体火箭发动机的人才分布集中在北京和西安两地,两地具有人才优势。

  腾讯科技:SpaceX从NASA获得了很大的支持,自从NASA的航天飞机退役后,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非常依赖俄罗斯和SpaceX这样的私企公司的火箭,运送宇航员和货物到国际空间站。国内环境与美国不同,中国航天局本身有自己强大的火箭队伍,发射也非常成熟可靠。相比之下,我们无法直接得到国家航天的技术支持,而且看起来还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蓝箭的优势在哪里?

  张昌武:我们和国家队不是竞争关系,也不可能去竞争。我们看到,国内小立方星都是用火箭的冗余载荷发射的,对于小卫星来讲,能找到这样的一次搭载机会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们公司的定位是要做国家队的补充。国家队的工作重心仍然是,为了满足国家和军事发射的需要,侧重国家任务的实现。我们公司本身是立足于商业发射市场,可执行更有弹性、更高频次、更经济的发射。在未来,国家队会越来越会聚焦国家级的大任务,包括空间站的建设、北斗系统的建设、探测月球和探测火星这样一些重大工程。而对于我来讲,就是要把商业发射做好,实现更高频次和更低成本的发射是我们的目标。

  腾讯科技:据报道,SpaceX未来重心是在重型猎鹰和大猎鹰(BFR)火箭的研发上面。大型火箭能够极大降低单位载荷发射成本,在价格上有优势。咱们中型火箭如何去和类似的大型火箭竞争呢?

  张昌武:从发射市场上来看,追求的不仅仅是单位质量的发射成本,而是追求的综合发射成本,综合成本里面包括时间成本。SpaceX的大火箭单位载荷发射成本确实很低,但对于小型卫星公司来讲,是买不起大火箭的,火箭都是按照一发多少钱交易的。

  我们也有发展大火箭的能力,基于我们正在研发的百吨级液氧甲烷发动机,将来可通过标准化的构型进行扩展就能够进入大火箭领域,应该说我们这款发动机从定位就给未来的大火箭留足了空间,也做好了铺垫。

  腾讯科技:12月14日,维珍银河公司的“太空船二号”飞到了83公里的高度,亚轨道旅游指日可待。包括蓝色起源(Blue Origin)公司也在积极备战亚轨道旅游。蓝箭在太空旅游方面,有没有自己的未来规划?

  张昌武:在未来,能够把普通人送入太空,应该是一个共识。但还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或许是10年以后的事情,尤其从国内商业航天发展的阶段来讲,首先要有一款可靠性得到充分验证的火箭。把商业卫星发射的问题解决之后,再进入到下一个载人环节上去。

  腾讯科技:12月16日,Rocket Lab公司成功发射了名称叫“电子”火箭,并把13颗立方星送入了轨道。据介绍,这种火箭的涡轮泵采用电驱动,而非传统的燃气驱动,这种火箭的优势在哪里?

  张昌武:首先从定位上来讲,他们是做小火箭的,我们是做大中型火箭的,他们的技术确实很创新,但也只能做小火箭,如果做大火箭的话,电驱动功率就没法支撑了,另外他们走的技术路线,在国内实施性也比较差。对于我们中型火箭来讲,技术上就没法实现。但这种技术确实挺创新的。

  腾讯科技:除了陆基发射之外,还有一种机载的发射方式,像轨道科学公司(Orbital Science)就是采用的这种方案,维珍旗下的维珍轨道公司(Virgin Orbit)也在发展这种技术,蓝箭有没有机载发射的技术路线呢?

  张昌武:这种发射的运载能力是很有限的,国内的空域管理也与国外不同,实施起来也很有问题。

  腾讯科技:2015年后,突然涌现出不少火箭发射和卫星制造的公司,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呢?

  张昌武:在航天圈子里,成立商业火箭和卫星公司的想法肯定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我们是国内成立的第一家商业公司,2015年也有同步的航天商业公司成立起来。这与国外商业航天的发展是有关系的,SpaceX、Rocket Lab、Planet等这些国外公司也都是近年成立并进入到商业航天中。航天公司的出现让国家对商业航天逐渐更加开放了,这相当于几个人打开了一扇大门,导致大家都涌入到赛道里面。

  张昌武:蓝箭航天的愿景是成为世界一流的商业火箭企业,让老百姓也觉得太空是一件触手可及的事情,正如我们的使命一样:LAND YOUR DREAM IN SPACE.

本文链接:http://dccopeland.com/huojianfadongji/1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