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捕鱼 > 火箭布雷弹 >

11种现代武器

归档日期:10-03       文本归类:火箭布雷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75年4月25日,5架编队飞行的美制大型C-130运输机,飞抵越南南部的春禄地区上空。红色信号灯亮了,报警器发出轰鸣声,机尾的舱门洞开。士兵们忙碌着,将120枚炸弹扔了下来……天空中先出现一个个降落伞。降落伞下吊着一个啤酒桶样的东西,桶的下端伸出一根触杆,徐徐降落。当触杆碰到地面时,“啤酒桶”突然发生爆炸。令人奇怪的是,它不像普通炸弹那样形成许多碎片向外飞迸,而是在其周围立刻形成了一团“云雾”,这云雾的形状像一块圆形蛋糕。许多降落伞下的“桶”都变成了“云雾”,联成一片大的“云团”。刹时,“云团”轰然一声,发生爆炸,周围的工事倒塌,人员伤亡,其惨景目不忍睹……“据当事人回忆,炸弹没有惊人的呼啸声,弹片也不多见,曾经看到云雾遮地……”“死者尸体完整。工事内的死者几乎抓破自己的喉咙,好像有窒息的感觉……”这是世界上首次使用燃料空气炸弹的经过,这种炸弹是美国70年代推出的新式武器。这种炸弹又叫“气浪弹”、“云爆弹”、“窒息弹”、“吸氧武器”、“真空弹”等。我们知道,煤矿里的粉尘和空气混合在一起是一种危险的易燃易爆物质。许多煤矿的事故都是由于粉尘爆炸造成的。在那随降落伞落下的“啤酒桶”式的金属容器里,装着几十公斤液体燃料——环氧乙烷。在圆桶的中央有一个用普通炸药制成的药柱,那触杆下端连着一个引信。当触杆触到目标时,引信将炸药引爆,把几十公斤环氧乙烷抛撒开来,形成一团“云雾”状的东西。在炸药爆炸的同时还有两枚引爆管也抛了出来。当“云雾”形成并略微稳定后,引爆管再度起爆,将“云雾”引爆,这段时间只有125毫秒。“云雾”爆炸形成强烈的冲击波,足以破坏工事、车辆和各种军用设施。“云雾”无孔不入,可以从窗口或通风管道进入地下设施,因而地下人员和设备有时也不能幸免。“云雾”爆炸是空气中的氧与燃料液滴发生化学反应所致。爆炸后,空气中的氧被大量消耗,据估计氧气浓度可以降到原来的1/5。试想,人员位于其中,焉有不感到窒息之理?此武器的爆炸力和同等重量的炸弹相比,要大3~5倍。有人估计,100颗燃料空气炸弹的破坏力相当于一颗1,000吨的核武器。因为它不是依靠弹片,而是直接靠爆炸形成的冲击波来破坏目标,作用面很大,又称为“面武器”。这种武器用来快速扫雷效果很好。因为它可以整个用“云雾”覆盖雷场,将地雷一举引爆;它可以对付飞机和军舰,有人甚至还设想用它来拦截导弹。试想,如果有一座城市高空形成可爆炸的“云层”,哪个导弹能钻得进来?当然,这些设想至今还没有完全实现。目前。燃料空气炸弹的“气浪”压力还不高,因而它只能对付人员、武器、通讯设备、简易工事等“软目标”,对像坦克这样的“硬”目标,则无能为力。另外,气候、风力等环境因素对它的影响也很大,有时会出现“瞎火”现象。对它的研究、改进工作正在紧张地进行中。

  毒气弹1915年4月22日,在比利时弗兰德省的伊普尔,是一个晴朗温暖的日子。下午4时,德军的炮弹雨点似地朝协约国阵地上倾泻,大地被炸得摇撼着……5时30分,重炮停止了吼叫。协约国部队的士兵们,纷纷从壕沟中伸出身来,想松弛一下过度紧张的精神和疲乏不堪的身体。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前所未见的杀人恶魔正向他们扑来。一些阿尔及利亚狙击兵和非洲轻骑兵首先看到一片奇怪的“雾”,约有一人多高,略呈黄绿色,正乘风徐徐而来。当这片“雾”飘到面前时,士兵们的眼、鼻、喉咙立刻感到烧灼似的烫痛,他们痛苦地吁喘着,许多人被闷死,未倒下的人抓住喉咙,紧闭眼睛,歇斯底里地尖叫着,向四处逃窜……这就是世界上首次使用化学武器的情景。德军使用的是氯气,他们在6公里长的阵地上构筑起150个毒气筒台,埋设了约6000个毒气钢瓶。在5分钟内,他们施放了约180吨氯气,英、法军队共有15000多人中毒,其中1/3的人丧命。面对德军的毒气战,协约国在惊恐之中匆忙用简单的防毒面具装备部队,同时派出间谍窃取德国的秘密。在德国克虏伯工厂旁边的一个小酒馆里,一个名叫夏尔·吕西托的法国间谍经常混在工人中探听消息。“老伯伯,”有一次,他对一个孤独的老警卫说,“你相信毒气能装在炮弹里吗?”“当然相信。”老警卫眯着醉醺醺的眼,点头说。“可我死也不相信。因为气体不能装进炮弹里……”吕西托摇头说。“你敢打睹吗?”老警卫冷笑着,挑战似地说。“当然敢!”“赌多少?”“两千马克!”“好,小伙子,你输定了!”老警卫兴奋地站起来,但又环顾了一下四周,低声对吕西托说,“明天下午3点,到5号门口等我,我让你开开眼界……”吕西托输了。但德国毒气弹的弹体和结构图很快便出现在协约国的军用试验室里。不久,协约国也拥有了化学武器。1917年10月15日,大批德军集结在爱利地区。忽然炮声隆隆,震耳欲聋。但落下的却不是普通炮弹,而是装满“光气”的毒弹。毒气形成的“雾团”把德军全部罩住,7天7夜不见消散,德国军队死伤甚众……

  二元化学弹毒气的作战威力之大出乎人们意料,各国开始竞相研制起来。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共使用毒剂54种,总量12.5万吨。约有130万人中毒,9万多人死亡。1925年,各国代表在日内瓦聚会,签订了“禁止制造、储存和使用化学武器”的条约,但那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已!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美军在1952年到1953年间对我志愿军使用化学武器100多次;80年代,侵略阿富汗的苏军和侵略柬埔寨的越军也屡次使用毒气。传统的化学武器有一缺点,即不容易储运,使用也极不安全。因为这类化学物质很不稳定,有强烈的腐蚀性和毒性。因此,所谓“二元化学弹”便应运而生。简单地说,二元弹是把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毒剂中间体,分别装在由隔膜隔开的弹体内。它发射后借助炮弹的加速度隔膜破裂,几种成分便混在一起,发生化学反应变成毒气。因为炮弹在空中的时间很短,所以生成毒气的反应时间很短,只需8~10秒钟。当炮弹落地后,毒气就随着爆炸弥漫开来。二元弹的种类很多。155毫米榴弹炮发射的二元弹前端装一种叫“DF”的药品,后端则装一个盛有丙醇和催化剂的小罐子。此罐只在发射前临时插入,所以对平时的储存和战时的使用来说,都是很安全的。有一种航空二元弹采用“使用前混合”法。这种毒弹的两种组分,一为固体,一为液体。飞行员投弹前按动电纽,爆发塞工作,把隔板炸开,将固体粉末压人液体组分,同时,弹内的小电动机启动,使搅拌器高速转动,生成毒气,然后再俯冲投弹。还有一种叫二元子母化学弹。这种弹的结构是:在液体母弹内浸着许多小“子弹”。母弹内的液体是一种化学成分,子弹内的液体是另一种化学成分,平时彼此分开,“安分守己”,但当接到发射命令时,一种特殊装置就开始动作,母弹内的压力增高,母弹内的液体透过子弹壁进入子弹,进行混合,生成毒气。当炸弹下落时,母弹体借助引信爆炸,把子弹投向目标。二元弹优点很多。例如,容易生产,可利用现有化学工业生产,不必另建专门工厂。因为两种或几种组分在混合前都不是“毒品”,所以在生产安全措施方面无需大量投资,长期储存也不易变质失效。但二元弹也有缺点。例如反应不完全,杀伤效果有所降低。要有一定的化学反应时间,因而目标很近时,不宜采用。

  “黄雨”之谜1976年6月,天气炎热,老挝富比亚山附近的村民正在地里干活。忽然,空中传来飞机的声响,人们抬起头来,只见一架越军的米格飞机从远处飞来,在他们头顶上投下了几个“包”。“包”在空中破裂了,一些黄色粉末好像下雨一般,飘落下来……村民们急忙躲避,但来不及了。他们先是闻到一股燃烧辣椒般的味道,接着感到皮肤剧痛奇痒,头晕目眩,一个个昏倒下去……在医院里,他们呕吐、腹泻、呼吸困难、言语不清,有的七窍流血,痉挛而死。在当地的庄稼和树木上也发现许多斑点,不少庄稼开始枯萎。医生和农艺师面对惨状,束手无策。从这一天开始,老挝和柬埔寨的上空常常有“黄雨”降下。从这一年6月到1979年秋,据不完全统计,已有2万人死于“黄雨”。世界舆论对这一灭绝人性的罪行十分愤慨,要求联合国进行调查并予以遣责。经过专家们的努力,“黄雨”之谜终于真相大白。所谓“黄雨”,实际上是一种真菌毒素。真菌毒素的毒性极强。有一种叫“T2”的线公斤的人死亡。还有一种叫“瓜萎镰孢菌醇”的线毫克计,可使中毒者死亡一半。根据美国国务院1981年11月公布的材料,在老挝某地岩石上取得的“黄雨”样品中含有150ppm(即百万分之150)的T2毒素。在柬埔寨某村的植物样品中含有109ppm的瓜萎镰孢菌醇。目前,这种天然的线多种。人们可以利用生物化学方法在实验室或工厂中大量生产。它们的物化性质稳定,而且不受环境条件的影响。可以制成固体粉末抛撒,也可以制成“雾”状进行扩散。一般都借助飞机空投到敌方地区。化学武器从氯气、光气、芥子气、神经性毒剂,一直发展到真菌毒素,进入了生物化学战的范畴。有人把真菌毒质称为第三代化学战剂,今后很可能会有更厉害的毒剂相继问世。前苏联的技术途径和生产能力目前在世界上居领先地位,对此世界各国都极为关注。

  烟幕弹烟幕足传统的遮蔽、伪装和迷盲的手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战后,各种新式武器相继出现,烟幕渐渐被人淡忘了。美国在60年代解散厂伪装分队,一些研究烟幕的专家改了行。但是,在1973年10月,却发生了一次为烟幕恢复名誉的战争——这一年,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了。以色列国防部内,气氛十分紧张。“必须把埃及军队赶回苏伊土运河西岸!”国防部长斩钉截铁地说。“可是,我们的坦克第三次被挡住了,装甲第190旅拥有130辆坦克,全被埃军打中,旅长亚古里上校被俘……”“埃及用的是什么武器?”国防部长问。“主要是手提式‘塞格’反坦克导弹。”国防部长沉吟了一阵儿,突然说:“可以对付他们!”几天以后,苏伊士运河东岸突然烟雾弥漫。公路上,浮桥上,坦克和装甲车在烟幕的遮挡之下突然大举进攻,埃及军队只听到声响,却看不到坦克的影子。以色列军队从伊斯梅利亚以南埃军架设的浮桥上越过了运河……“快,发射反坦克导弹!”埃军指挥官大喊着。但在浓重的烟幕中,导弹也失去了威风,不是乱飞一气,就是穿空而过。据统计,以军这次由数百名突击队员组成的装甲特遣队,因为施放了烟幕,坦克和其他车辆的损失减少了2/3。这次战争后,人们对烟幕的认识有了改变。许多军事专家说:“现代战争中不能没有遮蔽!”)试验发现,烟幕对可见光、激光和红外线都有较好的散射作用。平均半径在10-4~10-5厘米之间的微粒,具有最大的光散射效应和最好的掩蔽性能,另外,白色烟幕要比黑色烟幕掩蔽作用大。近代兵器很多靠光学方法制导和瞄准,威力都比较大,一旦击中就损失极大。因此遮蔽的作用显得更加重要。据试验,烟幕可迫使车辆速度不能超过每小时10公里;步兵武器被烟幕迷盲后命中率只有无迷盲时的6~10%;在烟幕遮蔽下,一切激光通讯、侦察、跟踪和测距仪表通通无法正常工作了!在核弹爆炸后,烟幕能大大减轻光辐射对人体的伤害。在我方使用烟幕后,敌人由于摸不清情况会在心理上紧张,手足无措,从而削弱战斗力。按战术用途分类,现代烟幕分为迷盲烟幕、遮蔽烟幕和伪装烟幕三种。烟幕剂的主要成分有氨基磺酸、氯磺酸硫酸酐溶液、金属氯化物、黄磷、六氯乙烷以及各种石油产品等。其品种还在迅速增加。北约军队很欣赏一种白磷烟幕。它形成快,而且能使目标区域的植物燃烧,还能伤害人的皮肤和呼吸器官。美国最近研究了一种由金属微粒组成的烟幕。这种烟幕由环氧树脂、酚醛树脂等高分子泡沫物质在高温气流中雾化而成,在空气中沉降速度慢,能在雷达屏上产生干扰信号,还能吸收1厘米以下的雷达波,因此施放以后不仅人眼被遮蔽了,连雷达这个“千里眼”也能变“瞎”!烟幕现在已由器材上升为武器。在外国军事演习中有专门的烟幕武器演习项目。看,发烟罐在一边旋转一边冒烟;发烟手榴弹扔出去了,一团烟幕腾空而起;发烟炮弹、发烟火箭、发烟枪榴弹一齐轰鸣,阵地上的一切,全都淹没在茫茫烟幕之中……前联邦德国的发烟手榴弹可持续发烟5分钟;美军各种口径的发烟炮弹,爆炸后1~3秒即可形成烟云;前苏军T-62坦克的烟幕施放装置,可很快造成长250~400米、持续时间2~4分钟的烟幕“走廊”。这些都算是现代烟幕武器的佼佼者。

  火箭布雷在一次军队体育运动会上,人们惊喜地观看了一场精彩表演:一排火箭布雷车威武地开了过来,它们仰起车顶的发射架,等待着指挥员的命令。“火箭布雷演习开始。发射!”随着声声轰鸣,几十发布雷弹,喷吐着炽烈的火焰,从火箭布雷车的发射架上飞向天空。霎时间,弹头在空中自动解体,几百枚防坦克地雷各自带着五颜六色的小型降落伞徐徐下降,宛如神话里的“天女散花”一般,给蔚蓝色的天空增添了奇异的光彩。观众中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现代战场瞬息万变,传统的人工布雷力法已经不能适应。火箭布雷就是根据新形势的需要而出现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使用了2.2亿个地雷,炸毁近万辆德国的坦克和装甲车,炸死德寇数十万。在越南战场上,美军损坏车辆的70%是地雷造成的。火箭布雷的出现使地雷在未来战争中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所谓火箭布雷,是将许多地雷装在火箭弹内,借助火箭推力送到预定布雷地点。一般每个火箭弹装十几个到几十个地雷。地雷上有可靠的保险装置,在运输和发射过程中,它们都处于安全状态。只有当撒布在地面之后,保险装置才会自动解除,进入战斗状态。装有地雷的火箭弹由特制的发射车发射。发射车一般由越野性能较强的汽车或装甲车负担,有的还可水陆两用。每辆车上可安装几十个发射管。例如英国研制的一种发射车,每辆车装有72个发射管,每管装18个地雷,一次发射就能撒布1296个如同皮鞋油盒那么大的防步兵地雷。试想,一弹炸开,上千个地雷纷纷扬扬落地,是一幅多壮观的图画呀!火箭布雷的速度极快。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布设一平方公里的防坦克雷场约需5个小时。现在采用火箭布雷,只需几十秒钟即可。火箭布雷主要用于封闭原子突破口,封锁隘路要道,掩护部队暴露的侧翼。火箭布雷还可以将地雷直接撒布到敌坦克群或敌人空降区域内,使敌人进退维谷,达到拦阻、分割、切断敌人退路的目的,为我方火力创造战机。总之,它现已由单纯防御性武器变为能防能攻的武器了。当然,火箭撒布的地雷都是暴露在地面上的,和我国传统的埋设地雷不同。既然暴露在外,就很容易排除。因而,现在在先进的地雷上都安装了反排和诡计装置。当敌人前来排除时,它会猛然爆炸。有的地雷有“耐爆引信”,在距雷一定远处即使有爆炸,也不会使地雷“诱爆”,只有当坦克压上后才能起爆。有的地雷还有自毁装置,必要时可使雷场自行销毁,以不妨碍自己的行动。地雷,曾在战场上大显神威,在明天的战争中,它的作用仍不可忽视。

  无壳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一座秘密的军火工厂进行了无壳枪弹试验。“哒、哒、哒……”射手举着自动步枪,对着靶子射击。奇怪的是,随着弹头飞出枪口,人们看不到一个个弹壳飞出弹膛。这是怎么回事?弹壳跑到哪儿去了?我们知道,无论步枪还是机枪子弹,都有一个金属制的圆桶——弹壳。弹头就嵌在这个弹壳上。弹壳有两个作用:一是装填发射药、固定弹头;二是击发后产生压力强大的火药气体,因弹壳的存在使弹头受压而进入枪管,射出枪口。弹壳的存在使射击过程变得复杂。因为每射击一次都要退壳一次,弹壳退出后变成废物,既浪费宝贵的金属,又占地方,尤其是飞机机舱或坦克战斗室,本来地方很狭小,大量废弹壳堆积起来,叫人十分讨厌。无壳弹如果研制研究是由德国开始的。战后发展很快,已有许多样品问世。有人预言:“采用无壳枪弹将给轻武器带来一场重大变革,它将把金属壳枪弹赶出历史舞台。”无壳弹由火药柱、底火和弹头三部分组成。火药柱由各种组分的粒状或条状火药用可燃的粘结剂粘合后,经模压而成。弹头一般采用嵌入式,即弹丸部分或全部包埋在药柱内。当底火点火后,火药燃烧。由于弹膛后部设计成密闭状态,所以火药气体的压力就将弹头从枪管中向前推动,最后从枪口射出。换句话说,弹壳的封闭作用现在被枪机的封闭作用所代替了。无壳弹如果研制成功将使步兵的战斗负重大大降低。因为弹壳的重量约占枪弹总重的一半。另外,由于射击时无需退壳,不仅加快了射击速度,而且提高了可靠性,从根本上消除了“卡壳”的可能性。从生产过程看,生产一颗7.62毫米的铜壳弹至少需要13道工序,而生产一颗7.62毫米的模压无壳弹只需4道工序。无壳弹的底火可采用3种方式:一是用击针直接击发药柱底部的点火药;二是用电火花放电来点燃底火;三是像汽枪一样用活塞推动压缩空气,使压缩空气通过极小的微孔,产生上千度的高温,使底火发火。无壳弹发火的可靠性是很重要的。如果一旦出现“瞎火”,无壳弹就因无退壳机构而无法取出,那就很麻烦了。

  闪光枪与电枪边境线上,万籁俱寂。边防战士伏在草丛中,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忽然,远处传来“沙、沙、沙……”的脚步声。几秒钟后,一个黑影从20米外的草丛中一跃而起,向着边境线猛跑。这时,一道耀眼的闪光直向黑影射去。几分钟后,这个企图越境的罪犯被生擒了。“当你受到闪光照射时,有什么感觉?”边防战士在审讯他时问。“看到一道闪光,我的眼前立即变成白茫茫的一片。我看不清任何东西,大约10分钟后我才渐渐恢复了视觉,可我已被逮捕了……”罪犯懊丧地说。战士们使用的武器叫“闪光枪”。它是一种能发射大功率闪光的武器,其光通量可达每平方厘米0.05~0.5焦耳。当人眼在近距离受到照射,会损伤视网膜从而产生暂时失明现象。如果将光通量加大到每平方厘米5~10焦耳,会使人永久失明。让我们再来讲一个“电枪”的故事:一个逃犯被警察追捕,逃进一条死胡同。这个家伙见走投无路,拔出匕首,向追捕他的警察扑来。“打死算了!”一个警察举起手枪瞄准,但被另一个警察拦住了。“不,上级要活的。”“怎么办?”“看我的!”那警察从口袋中取出一个像手电筒一样的东西。这东西下部有两个扳机。警察扣动扳机,两支带有金属丝的小箭便从“手电筒”中射出,向罪犯飞去。罪犯中箭后立刻扑倒在地……“手电筒”实际上是一种名叫“塔塞电枪”的武器。两支小箭尾部拖着金属导线,当击中目标后两箭之间会产生5万伏的高电压,使人受到电击而失去知觉。但因电流很低,所以不会置人死地。电枪的形式多种多样。有一种“电击棍”,头部装有电击装置。“棍”是可以伸缩的,不用时缩短长度,便于携带;使用时可以拉长。在战场上进行肉搏格斗,它可以代替刺刀。只要电击装置一碰到人体,立刻会使人失去战斗力。可以想象,用“电枪”捉“舌头”是很方便的。

  次声武器法国马赛附近有一个声学研究所。有一天,离这个研究所16公里外的一个村子里突然死了许多人,人们惊慌之余,向警察局报了案。警方组织专家对死者进行验尸鉴定。专家们认为,死因不是病菌,也不是中毒。从内脏破裂的情况看,死者受到了一种强烈的机械振荡。但是,这振荡是从哪里来的呢?人们开始怀疑那座戒备森严的声学研究所。进一步调查被法国政府制止了。好事的记者立刻将这一新闻发布全世界。一时,“法国正在研究次声武器”的消息轰动了全球。英国《观察家报》和美国《子夜》杂志讲得最为骇人听闻。它们说,“法国已研制了三种次声武器,即‘哨子’、‘声学莱塞’、‘风琴管声枪’”“次声武器能够消灭一座城市。那些躲在秘密掩体里的人,躲在坦克、潜水艇或其他貌似牢不可破的机器里,都难逃死亡的厄运”……次声是什么?它真有那么大的威力吗?所谓次声,即频率低于20赫兹的人耳所听不到的声音。自然界许多壮观的现象,如火山爆发、地震、台风、龙卷风等,都能产生次声。核爆炸、发射巨型火箭、飞机飞行也能产生次声。次声的特点是能远距离传播而不衰减。例如,一门大炮发射时产生的次声,在百里以外仍能测到。氢弹爆炸产生的次声,能绕地球跑上几圈。它还有一个特点是“无孔不入”。只要有一点空隙,它都能渗透进去。可见,如果真正制成武器,那确是很厉害的!因为人体的共振频率以及各器官的共振频率都在次声的范围内,所以当次声作用到人体后会产生“共振”,从而使许多器官受到伤害。据试验,次声能使人昏眩、头痛、呕吐、心痛、眼球震颤、呼吸困难等。但各人对次声的反应不一致,有的明显一些。有的不明显。有人用动物作过次声试验。他们把狗、猴子和狒狒关在密室里,对之发射次声。当声强达172分贝时,狗感到呼吸困难,有的狗死了;当频率为7~9赫的次声达到185~195分贝时,猴子和狒狒全都死了。解剖发现,它们的心脏破裂。结论是:次声和动物心脏发生了共振。法国对次声研究得很早,国立声学和自动化研究所是次声研究的中心。早在60年代该所就已制成谐振管式次声发生器和其他大功率次声装置。虽然离武器化还很远,但人们对此不能不有所警惕。

  噪音弹前联邦德国总理办公室的电话急促地响起来。“喂,这里是总理办公室。发生了劫机事件?停在什么机场?……明白了!”秘书记下了详细内容,立即向总理作了汇报。很快,一支特殊部队出发了。“我们要求总理派代表来谈判!”劫机者气焰嚣张地提出要求。“总理已答复,同意谈判。”机场上的塔台通过无线电向劫机者通报。这时,有几个人向飞机走去。就在这几个人临近飞机时,突然劫机者喊起来:“停下,不许靠近!”但已经晚了。这几个人从袋中迅速取出几颗炸弹,向飞机扔去。奇怪的是,炸弹炸开后发出了尖锐的噪声,噪声使飞机上所有的人都立刻昏迷了过去……机上的人质苏醒过来以后,才知道劫机者已全部被捉获了。噪音弹是一种新式武器,它在爆炸时放出强烈的噪音波,可使人的听觉和中枢神经麻痹,造成短时间昏迷。噪声对人的影响很早就受到科学家的注意。一般认为,噪声超过85分贝,对人体就有危害了,噪声越强,危害越大。140分贝以上的强噪声是人体不能忍受的。因此,各国为了保障人民健康,都制定了限制噪声的一系列法规。噪声能够置人于死地吗?能。科学家曾用小白鼠作过强噪声试验。当噪声达到130~140分贝时,白鼠乱窜,反映异常;当达到150~160分贝时,小白鼠便出现昏迷休克状态;当噪声接近170分贝时,小白鼠便被杀死了!有一个人曾躺在机场的跑道上。当喷气式飞机俯冲下来时,强大的噪声使他失去了生命……对付噪音弹可以采取吸声、隔声的方法,例如戴上防护头盔或耳罩。但对于事先没有准备的人,噪音弹将是一种可怕的武器。

  机器人兵团在明天的战场上,你会看到这样的情景:浩瀚的沙漠上,“机器人”侦察兵在追踪目标;“扫雷机器人”正在紧张地进行扫雷,排除前进的障碍;而庞大的“沙漠机器人作战兵团”则从空中和陆上两方面,潮水般涌来。它们不怕烈日炎炎,不喝水不吃饭,也不感到疲劳,一路“急行军”,进入了某国的国土……这是神话或科学幻想吗?应该坦率地说,这是军事学家正在专心研究的课题。组建“沙漠机器人作战兵团”已明确列入西方某些国家的军事计划。美国防部的报告中列举了100多种“机器人”的军事用途,要求国会拨款支持。机器人的发展使现代兵器跨入了新的时期。就是说,兵器正向“智力型”过渡。在司令部里,功能齐全的电脑——电子计算机系统,可以综合战场上各种情报,进行周密而快速分析,自动地向指挥人员提供准确的战场形势分析报告,并设计出各种方案使战争向有利于自己的方面转化。这种机器人可承担参谋的任务。为使任务完成得更好,人们现已设计了各种“参谋型”机器人,如战场形势分析机器人,战斗武器后勤保障途径分析机器人,战斗计划执行情况分析机器人等等。机器人不“怕死”,所以许多危险的操作只有机器“战士”才能担任。在海底,“机器人打捞员”正满不在乎地向一枚失落的核弹接近;在荆棘遍地、地雷密布的小路上,“机器人侦察兵”满不在乎地在部队前头开路;在军用列车前头,有一辆无人驾驶的“机器人列车”在行驶;在有放射性沾染的战场上,“机器人救援兵”不顾一切地抢救伤员,送到后方医院……机器人的“力气”可以制造得很大,它能够完成普通战士无法完成的繁重任务。例如有一种“机器人装弹手”可以连续几个小时不停地搬运安装几十公斤重的炮弹,既不怕“累”,又不怕危险,任凭战场上弹片横飞,它始终“忠于职守”,直到被击毁为止。用句现成的话,它不愧是“钢铁战士”!可它毕竟和真正的战士不同。第一,机器人的视觉能力和应变能力远不如人,在战场上不免有些笨拙;第二,机器人需要电源,有些还必须用外接电源,一断电立刻就“瘫痪”了。同时,不管将来机器人怎样改进,它总是在人的指挥下工作,它的作用总是有限的!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秋高气爽,有奖征文邀你直抒心意!

本文链接:http://dccopeland.com/huojianbuleidan/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