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捕鱼 > 火箭布雷弹 >

求雷吉斯·德布雷其人生平简介

归档日期:08-07       文本归类:火箭布雷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雷吉斯.德布雷(Régis Debray),1940年9月2日出生在巴黎,是法国作家,媒介学家

  父亲是巴黎有名的律师,母亲是二战中的抵抗运动成员。德布雷于1960年十分出色地成功通过了法国高等师范学校的入学考试:他以入学考试状元的身份进入学校,然后于 1965年获得哲学教师资格,同时称为学生联盟中的积极分子。他于同年到了古巴,在玻利维亚追随切.格瓦拉。随后他在革命中的革命一书中将他对玻利维亚全国解放军的参与理论化,在书中他发展了切.格瓦拉的“游击中心论”:增加游击家庭。

  他于1967年4月20日被捕,然后被政府势力拷问,他有可能(无法考证)提供了关键信息,其中包括证实了切.格瓦拉在玻利维亚。德布雷跟CIA之间的一份协议有可能被(某些人的观点)发现了(用消息换取停止拷打,并保证宽大处理)。他被关押了4年。出狱后遇到了前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和智利诗人巴勃罗.聂鲁达。在于阿兰德会面之后,他写了一本书“关于智利形势与阿兰德的会谈”,以及一个会谈视频:“阿兰德的阐述”(其中一段视频被放到了德布雷德官方网站上)。他于1973年回到法国。

  1981至1985年间,他受命于法国总统协助处理国际事务。他参与对纳粹分子克楼兹.巴尔比的绑架,此人当时在玻利维亚作刽子手,后以在法国被判刑。德布雷后被任命为南太平洋委员会的总书记,紧接着又称为法国政府委员会申诉长,之后被闲置。他于1992年辞职。

  1998年,他是国际哲学院的教学计划负责人,并同时担任法国高等信息科学和图书馆科学学校的主席。2002年,他开始领导创办欧洲宗教科学院(脱离于巴黎的高等实用研究院),他为主席。

  雷吉斯.德布雷对社会群体中的宗教和信仰问题极为感兴趣。他最初的假设很简单:如果没有超验性就没有社会(也就是因为这个他才始终没有摆脱他身上的天主教印记)。同时一个世俗的政府也有其道德上的责任,并不是说我们是无神论者我们就没有神圣的价值观。对他来说,超验性是社会凝聚力所必需的。苏联有列宁,美国有乔治.华盛顿,有众多国父和宪法。法国当年也有共和国的神秘英雄,比如丹东。

  根据德布雷的观点,一个群体只有在具有超验性作为参考的情况下才能被定义(不管这个参考是领土的,空论的还是传奇的),人们的信仰总是投给这个超验性参考。他认为有必要通过一个外部的不完备实体来定义一个群体,他把这个实体称为“集体神圣”,这个集体神圣就是这个群体自认为最能够代表他们的东西。就是这种信仰保证了群体成员间的相互信任,因此保证了社会秩序。

  德布雷断言这个“神圣”决定于信息传递的技术,他把这种学问的研究称为“媒介学”。这个新领域研究的是信息传递的载体,根据德布雷,这些载体改变了习俗,改变了权力之间的关系和知识之间的关系。德布雷尤其对一下三个例子感兴趣:

  -第一个被他称为“典”,也就是第一本装订的基督教圣经,圣经方便了唯一的上帝的传播。这个基督教的发明能够改变社会秩序。

  -第二个革命,也就是第二个“神圣”的革命就是印刷术的发明。书籍,知识的广泛传播导致了学校,共和国和政教分离的出现。

  -第三个伟大的技术就是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尤其是互联网的发展。在这个巨大的网上,没有国界,没有政府。它会导致什么样的“神圣”出现呢?

  媒介学是德布雷后期的主要工作。一个抽象的观点如何成为一个物质力量?观念的力量是什么?一个唯一的,总体的和全宇宙的上帝这种观念如何能获得如此大的力量,这种力量又如何被宗教仪式所表现?一个完全抽象的上帝化身到一个人身上这种观念如何颠覆了罗马帝国社会?为什么人们一点一点的都开始归依这种信仰?德布雷通过研究传递手段来关注这些问题。对他来说,信使决定信息。他的论证如下:”在定居的游牧民族中,依附于一种分享技术(典)的字母文字的发明是唯一上帝出现的条件。“没有这个,唯一上帝的这种观念就不可能,而犹太人的上帝就会是一个死了的上帝。通过文字和对超验性上帝观念的分享,运输就实现了。德布雷又建设了一个媒介域的概念,也就是运输技术参与进了信仰的改变,即社会秩序的改变。

  在启蒙时代,人们认为已经能够消灭宗教了,但是德布雷告诉我们:人们没有能够消灭信仰。他说:法国目前的危机就完全是共和国的象征性的危机,原因就是缺少“神圣”。对德布雷来说,法国最后一位具有共和国象征意义的人物就是弗朗索瓦.密特朗。美国就成功躲避了这种”神圣危机“,原因是在美国有公民责任感和爱国主义,即便是它们为”坏的动机“而服务的。美元的外观就是一个例子:”In God We Trust“。是爱国主义的象征性赋予了美国力量。欧洲处在危机中,因为没有象征力量。德布雷试图将歌德尔不完备定理运用到社会秩序中来证明他的理论。他使用这些数学结果受到了一些学者的强烈批评,如Alan Sokal和Jean Bricmont,他们认为使用这些数学结果没有根据。

  德布雷认为:当象征性意义耗尽的时候,宗教的权力就会回归。象征性力量越非物质化(宗教),象征性的秩序就越强,象征性的力量就越被历史化(人物)。没有信仰的人类就会成为动物了。如何让一种非宗教的“神圣”存在又使它同时具有象征性呢?

  雷吉斯·德布雷审判:l967年--世界要案审判:有史以来最重庭论战实录(内容来自法律图书馆网站,:

  让法国知识分子朱尔·雷吉斯·德布雷站在玻利维亚苍蝇乱飞的村子里面对军事审判庭的是一条充满曲折的路。德布雷出生于1941年,其家庭是一个拥有特权的保守家庭——父亲是一名律师,母亲在“二战”中参加了法国的抵抗运动,后来成为巴黎的一名女议员。德布雷在一个精英的高等师范学校学习,在那里他受到了路易·阿尔蒂斯教授,一个马克思主义哲学家的影响。1957年,阿尔及利亚爆发了寻求独立于法国的战争,这一战争对16岁的德布雷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让他形成了他的政治观点。

  四年以后,转型的过程已经完成了,此时他发现了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1961年假期,德布雷搭便车从纽约来到迈阿密,最终来到古巴的一所农村学校教书,并与卡斯特罗很熟悉——那时卡斯特罗已经在1959年取得了古巴的政权——用了很多时间来和他进行讨论。德布雷被的理论说服了,回到巴黎后他开始用马克思的理论来解释拉丁美洲的历史和政治。

  1962年,他到委内瑞拉指导拍摄一部关于那里的游击战争的记录片,后来穿越了整个大陆。在回到法国之后,他以此为题发表了很多文章,还教授了一阵子哲学。1965年,通过与古巴的交流活动,德布雷回到哈瓦那,并成了一名教师,在那里他又继续了和卡斯特罗的友谊。1966年他到玻利维亚的几所大学讲学,同时研究这个国家的政治情况。1967年初回到古巴以后,他很快又悄悄地通过智利回到了玻利维亚并消失了,直到他在4月20日在玻利维亚东南部在接近一处被废弃的游击营地被抓获。

  玻利维亚军队指控他积极参与游击活动,而这一指控在他自己出版的书中得到了证实——《革命中的革命?》。在这本书里,德布雷拥护了卡斯特罗关于革命的理论,主张每一个拉丁美洲国家都进行起义。关于玻利维亚,他特别讨论了1965年本来可能获得胜利的那次暴动。

  在审判开始之前,德布雷被军方拘留了五个多月。在此期间,他被审问,拷问和单独囚禁。他既没有得到治安官的正式指控,也没有被获准聘请律师。对他进行审问的人中有两位是被古巴流放的CIA人员爱德华多·冈萨雷斯和费利克斯·拉莫斯,他们是在德布雷被捕后不久从巴拿马反游击训练中心飞来的。德布雷后来说他拒绝了他们提出的与他们合作以换取自由的提议。尽管如此,CIA坚持进行细致的审问,还有国际上要求进行公正的审判的压力才使得德布雷没有被立即处决。

  5月19日,巴斯律师和法学院副院长沃尔特·弗洛雷斯·托里科申请了人身权保护,受到了玻利维亚总指挥官、将军奥万多的批评,他坚持,“玻利维亚,不应该那样做。”在经历了重重困难之后,弗洛雷斯发现德布雷被关在卡米里。最终,6月28日,他带着一群记者到那里采访他。在对他的行为进行了相互矛盾的叙述后,德布雷否认是一名员,否认曾经和玻利维亚军队作战,也否认知道埃内斯托“切”格瓦拉在哪里,此人是阿根廷出生的革命和游击将领,曾经帮助卡斯特罗获取政权,已经有两年没有任何消息了。谣言将格瓦拉推到了玻利维亚起义的顶峰。

  玻利维亚总统雷涅·巴里恩托斯称德布雷为“卡斯特罗的奸细”,并将他描述为:“一个冒险家,来玻利维亚就是为了给玻利维亚的家庭带来苦难,”所指的就是3 月23日导致18名士兵死亡的伏击。在8月份的记者采访中,德布雷仍然认为他是无辜的,但是承认他信仰马克思主义。“我仍然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可能比以往更加坚定——而且作为一个记者我仍然不相信有客观的报道这回事。我写过一本书,仅此而已。为了这个我就受到了指控。”他还澄清说,“我是一个知识分子的革命者……然而,所有有抱负的知识分子都应该是革命者,相反也一样。任何革命者都应该愿意利用知识来改变这个世界。”他坚持说他来玻利维亚的唯一原因就是他为墨西哥的《sucesos para to.dos》报工作。在不同的场合,他既确认过格瓦拉在玻利维亚,也曾经否认过。

  最终获准来看他的父母和他孩童时代的保姆带来了更多的麻烦。他们辞退了玻利维亚的律师,说服了德布雷为自己辩护。在向玻利维亚总统的上诉过程中,德布雷夫人很不合时宜地断言,“在他儿子被捕的48小时内,cIA就会将一份秘密档案放在总统巴里恩托斯的办公桌上。他们逼迫玻利维亚政府逮捕他,而结果是从一开始他被监禁就是非法的。”她为游击队辩护的行为还惹恼了玻利维亚人民,因为他的听众里就有死亡的士兵的家人。与此同时,大字报已经出现在街头,其中将德布雷描述成刺客,并威胁说,“杀人者也将被杀。”

  然而,国际上对德布雷的支持仍然很强烈。请愿和信件不断地涌来,他们来自政府、政治家、作家,包括法国总统查尔斯·戴高乐、伯特兰·罗泰、罗伯特·肯尼迪、玛丽·麦卡锡、罗伯特·洛瓦尔、梵蒂冈、安德鲁·马尔罗和让一保罗·萨特。新闻媒体对此事的关注程度依然很高。

  审判于9月26日开始。和德布雷一起被起诉的还有希罗·罗伯托·布斯托斯,一名阿根廷画家;三名曾经参加过游击战争的矿工;曾经为他们提供过物资的一位农民;豪尔赫·巴斯克斯·比亚纳,一名游击战士,同时也是一位著名的历史学家的儿子。比亚纳被捕时有重伤在身,躺在病床上在恢复过程中却神秘地失踪了。军方声称他逃到了阿根廷,但是仍在法庭上摆了一把椅子作为“控诉的证人。”这时候,德布雷已经有了一位新的辩护律师、上尉劳尔·诺维略·比利亚罗埃尔。

  控诉方的指控主要是围绕着德布雷的书展开的,并将这本书描述为:“游击手册,给这个国家带来了恐慌和死亡。”上尉诺维略回答说德布雷是公开地

  以他自己的名字进入的玻利维亚,持有有效的护照;他携带的介绍信表明他是一个可信的记者,正在寻找与游击活动有关的信息;德布雷是通过地下途径来到南卡瓦祖,在那里他采访了切·格瓦拉,然后公开返回了军事占领区;而且,尽管对游击队心怀同情,他使用的步枪只是为了打猎,并没有以任何方式帮助过游击队,也没有参加过伏击。在场的记者在查看据说是德布雷手持步枪的照片时说,尽管他和游击队在一起,但是图片不清楚,看不到有步枪。

  10月2日,审判中止时,德布雷对玻利维亚学生说,“对于我来说,此时成为一名游击队员是一种荣誉和荣耀,而作为解放运动的领袖是更大的荣誉。如果我无论如何都会被判有罪的话,那么我为什么要放弃这个荣誉?我愿意作为一个游击队员被判30年有期徒刑……,而不愿意作为一个记者殉职。我认同游击队的行为,但我不是玻利维亚国家解放军的成员。”‘在审判进行了两周的时候,意外的情况发生了。10月7日,卡米里以北75英里的地方,玻利维亚军队抓住了受伤的切· 格瓦拉,并在第二天将他处决。士兵们在他的背包里发现了一本私人日记和解秘的信息。这些物品在审判过程中作为证据出示,证实了德布雷代号为“丹东”,实际上是切·格瓦拉和菲德尔·卡斯特罗之间的信使,后者为前者提供武器、金钱、医疗物资和其他支持。德布雷在3月19日到达了格瓦拉的营地。在3月21日的一项记录中,格瓦拉写道,“那个法国人想加人我们。我告诉他去法国组织一个支持网络,然后通过哈瓦那返回。”3月25日,格瓦拉写道,向那个法国人做了长篇的讲话,介绍这里的情况。我们决定将这次行动称为“玻利维亚国家解放前线”。

  尽管有这些证据,辩护人诺维略上尉在总结陈词中仍然坚持说没有证据表明德布雷参与了谋杀、抢劫和反叛的罪行,并促请法官认定所有的指控均不成立。此外,诺维略还主张,德布雷从未组织或是帮助组织游击战争,也没有参加伏击。德布雷在为自己辩护时,尽管被法庭上的骚乱所打断,同时为格瓦拉的死而愤怒,没能进行完整的表述,但他还是讲出了一些明确的观点。他将格瓦拉为了将拉丁美洲从美国手里解放出来和西蒙·玻利瓦尔将整个大陆从西班牙手里解放出来相比。他仍然坚持说他不是游击队的代表,他说他的书只是革命者们所读的书中的一本。他坚持说他没有参加任何军事行动,而且说他出于道德和政治上的同情而发表的讲话被错误地当成了为游击军事行动负责的证据。他总结说,“我想澄清的是,我的任务是去国外向人们讲清楚游击队的目的何在,是革命工作的一部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不仅承认而且要求法庭让我从道德上、政治上和我的游击队的同志们共同承担责任。”他和布斯托斯分别受到了30年有期徒刑的判决,并不得上诉。

  审判的结果从各方面来说都让玻利维亚政府感到为难。为了对军队进行安抚,总统巴里恩托斯命令说这是一次军事审判,所以没有体现出太多的公平和正义。最终德布雷被允许,至少是部分允许进行他强有力的陈述。负责的军官在回答国际媒体的质疑上则显得准备不足。审判完成后,所有的法庭组成人员都被提升为将军。

  11月24日,在牢房里接受采访时,德布雷仍没有丧失他的勇气,他强烈地号召“拉丁美洲进行武装起义来反对美国的殖民主义”。在后来的几年间,政府数次拒绝宽恕或是赦免德布雷,尽管有无数的请求让其重获自由。1968年2月,德布雷与伊丽莎白·比尔龙斯结婚了,她被准许每三个月探访他10天。1969年5 月,一名红十字组织的代表发现他身体状况良好,大量写作阅读,尽管他信件都需要接受检查。突然地,在1970年12月23日,德布雷和布斯托斯被秘密释放后飞到智利。1981年,德布雷被任命为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的第三世界事务特别顾问。

本文链接:http://dccopeland.com/huojianbuleidan/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