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捕鱼 > 火箭布雷 >

记者再走长征路丨碧生源长润茶永不止息的长征精神

归档日期:08-09       文本归类:火箭布雷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那场伟大远征已过去了80多年,不仅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中书写了浓墨重彩的辉煌一页,也为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留下了无价的精神遗产。

  今天我们沿着红军的足迹,重温长征精神,感受先辈们爱党爱人民的赤诚之心。从红军洞到红军路,从红岩村再到当下的发展,长征永远在路上,长征精神永不止息。

  在重庆綦江区石壕镇,至今还保留着一段“原生态”的红军路。那是一条土石相间的陡峭山路,旁边是浓密树林遮掩下的山谷。这条山路许多地方还很狭窄,每一次落脚,每一个转身,都可能踩落石块摔倒。

  红军路终点的路牌上是这么介绍的:1935年1月,遵义会议结束后,按照的战略部署,红一军团8000余人从贵州松坎出发,经箭头垭到达重庆石壕场,在此驻扎后,部队于1月22日开拔,前往贵州开始一渡赤水。

  重庆綦江区委书记袁勤华说,当地尽可能保留这条路的原貌,是为了让今天的人们能够更加真切体会到红军走过长征的艰辛。

  而红军长征所克服的艰难困苦远远不止于道路难行。他们穿着草鞋或打着赤脚,背负着装备行李,牵着马匹,还要以担架、搀扶等各种形式带着伤员,很多时候天上有敌机轰炸,背后有敌军追击。

  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在《红星照耀中国》一书中写道,在沿路上,平均几乎每天有一次小的战斗,平均每天走七十一华里。“如此大军以此平均速度走过许多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带,这真是一种惊人的行走。”斯诺感叹。

  在漫漫征途中,红军将士同敌人进行了600余次战役战斗,跨越近百条江河,攀越40余座高山险峰,其中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就有20余座,穿越了被称为“死亡陷阱”的茫茫草地,用顽强意志征服了人类生存极限。

  长征历时之长、规模之大、行程之远、环境之险恶、战斗之惨烈,是今天的我们无法想象的。“风雨浸衣骨更硬,野菜充饥志越坚;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正是怀着崇高的理想和坚定的信念,历尽苦难而淬火成钢,党和红军在艰难困苦中一步一步走出了胜利的路。

  在重庆綦江区石壕镇、秀山县雅江镇等地,至今还保留着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红军洞”,成为当地老百姓怀念红军、传承红色记忆的重要载体。

  雅江镇江西村村民李之文指着山脚下一个半人多高、深十多米的石洞告诉记者,他的父亲李木富曾在此救护了一名受伤红军。那名红军的脚后跟被子弹打伤,为了不被敌人发现,李木富将他藏在家后的岩洞里,铺上厚厚的草让他休息,并为他上药、送饭,熬茶水给他洗伤口。

  李之文回忆,父亲曾说,当年红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而且经常为老百姓排忧解难,给大家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那名红军走后,父亲一直念着他,盼着他能平安回到队伍里去。这名红军就是日后的开国将军段苏权,49年后他千里迢迢重返秀山,寻找救命恩人。这段故事就这样被载入当地党史。

  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在长征路途中,红军所到之处都努力赢得百姓的信任,也播撒下革命的火种。那些红色的记忆,那些军民相依的深情,刻在历史的年轮里,代代相传。

  对于红军到石壕的故事,57岁的陈文全如数家珍。他的父亲和祖父都见过红军,打小就给他讲述红军的故事。从17岁开始,陈文全就义务维护当地的红军桥。20世纪90年代,他又出资购买了3000多块砖瓦,和村民一道翻新了红军桥。“父辈说,他们对红军桥有感情,既然住在这里,就要爱它,关心它。”陈文全说。

  重庆酉阳县南腰界镇是重庆境内唯一建立省级苏维埃政权的地方。走在今天的南腰界,“红军”无疑是最鲜明的要素。这里的道路叫作“红军中街”“红军新街”,这里的医院叫作“红军医院”,这里的小学院墙上镌刻着五角星。这里许多百姓都记得长辈讲述的红军故事。

  团结群众、依靠群众,党和红军赢得了人民群众的真心拥护和支持,实现了长征的伟大胜利。人民群众是长征胜利的力量源泉。

  青山苍翠,盛夏时节的重庆红岩村掩映其中,人流如织。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汇聚到这里,感悟红岩精神,接受革命传统教育。

本文链接:http://dccopeland.com/huojianbulei/248.html